连码专家两组三中三|出尽特与连码是什么肖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疑點(第一更)

作者:我也很絕望字數:2664更新時間:2017-08-04 12:20:57
    看著房東大嬸已經掏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方義嘴角微微翹起。

    以惡作劇的名義報警,和以虛無教的名義報警,這是兩回事。

    相信警察那邊的重視程度,絕對是兩個級別。

    特別是在虛無教教主剛剛死亡的敏感時期,就更不用多說了。

    “如果那家伙真的是玩家,并且被警察成功抓住,那他這場游戲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

    現代副本,每個人的身體素質差不了多少。

    除了以前副本積累的身份技能和物品外,基本與普通人無疑,有心算無心,應該很容易得手。

    讓房東大嬸記得關門后,方義牽走金毛犬,慢悠悠地離開了現場,深藏功與名。

    大約半小時后,大批警車來到小區。九天神霄紫雷

    調查情況,調出小區錄像,他們很快的就鎖定了嫌疑人。

    由于房東大嬸報案的時候,直接點明可能是虛無教的邪教行動。

    因此這件案子,在警察這邊,優先級非常高。

    所以動作非常迅速,進度也堪稱空前之快。

    當方義遛狗回來的時候,案子已經接近收尾的階段。

    “魏隊?”

    看到站在小區大樓門口的發號施令警察,方義微微一愣。

    魏隊回頭看到方義,也大感意外。

    “李烏?你怎么會在這?”

    方義靦腆的笑了下。

    “因為我住在這個小區啊。”觸電情緣

    魏隊眉頭一皺,立刻聯想到了現在的案子。

    難道說真的是虛無教的人出手了?

    “那你小心點,小區出了事,我懷疑是虛無教的人在搞鬼。”

    “啊?該不會是他們蠱惑我自殺不成,想要直接對我動手吧?”

    “不要怕,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控中,很快就能破案的,你不用太過擔心。”

    “那我就安心了,謝謝魏隊。”

    “嗯,你沒事就待在家里,保持電話通暢。我現在比較忙,過兩天閑下來后,我會再來找你談話的。”

    “了解!”

    方義心中了然,萬涼大廈的百人集體自殺事件,肯定不會這么簡單的過去。國醫

    只不過最近虛無教教主突然身亡,警察這邊肯定在忙于虛無教的掃蕩收尾行動,所以才暫時顧不上自己這邊。

    和魏隊道別,方義帶著金毛犬往大樓里面走去。

    結果迎面就看到剛從里面出來的房東大嬸。

    “李烏,你可害死我了!”

    一見面,房東大嬸就立刻忍不住抱怨道。

    “怎么了?”

    方義心頭疑惑,只是讓你報警而已,怎么就害死你了?

    “還不是你說這件事可能是虛無教的人做,我想這么大的事,肯定是虛無教的信徒大批出動,屬于集體行動,因此就把危害性夸大了一點,講給了警察聽。”

    “結果一調錄像,警察們就發現,整件事,全都是一個人做的,根本不是什么虛無教的人大批出動。”戰天魔尊作品目錄

    “現在警察們已經鎖定嫌疑人,準備進行抓捕行動,但問題是錄像里,那個作案人……”

    說到這,房東大嬸朝魏隊看了一眼,突然壓低聲音。

    “那個作案人,我好像認識啊,雖然戴著墨鏡口罩,但是我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方義一愣。

    “你認識?是誰啊?”

    “說不上名字,就是個經常在街邊發傳單的。”

    方義心中一動。

    發傳單的?

    是巧合嗎?

    粗糙的手法,明目張膽的行為,以及輕而易舉的就被發現和鎖定……

    總覺得事情順利的不像話。小小骷髏也瘋狂無彈窗

    而且那家伙行為,除了主動暴露身份,讓焦點集中在自己身上外,沒有其他意義可言。

    殺人宣告?家家戶戶都留一張?怎么看怎么中二,不像正常人做的出來的。

    應該說是,太招搖了,太明顯了,太做作了。

    仿佛就是在告訴小區里的玩家,來抓我,來殺我,我就是玩家。

    “難道說那家伙只是個誘餌?是唆使流玩家控制的NPC?”

    想到這,方義心中一凜。

    這樣就說得通了。

    那些無用的紙條,以及絲毫沒有考慮攝像頭的愚蠢行為,一下子就有了意義。

    “準備引誘我出手嗎……”

    “那么他著手的方向,應該是看是誰對作案人動手,來判斷誰是玩家。”人道昌盛作品目錄

    “好在我是讓房東大嬸進行報警,即使被人查起來,也應該先是將目標鎖定在房東大嬸這邊才對。”

    誘餌的作用,就是引蛇出洞。

    誰想對誘餌動手,誰就有可能是玩家。

    哪怕對方不確定房東大嬸的身份,應該會進行試探和接觸。

    “有趣起來了嘛。”

    嘴角微微翹起,方義看向一臉愁容的房東大嬸。

    略一思索,他緩緩開口。

    “大嬸,就算是發傳單的又怎么了,做出這種事,肯定是虛無教的人,你怕什么?”

    “問題就在這啊!那個發傳單的,他是忠實的基督教信徒,感覺不可能突然改信虛無教啊!”

    “忠實?你怎么知道?”

    “他以前自費打印過基督教的入教傳單,而且還是無償進行發放,我被他纏過幾次,那狂熱的模樣,不像是假的。”

    頓了下,房東大嬸說道:“而且他的主業就是發傳單,和無業游民差不多,所以特別閑,精神特別空虛,對基督教信仰非常堅定。”

    “這……虛無教是邪教嘛,所以讓人改變信仰,也是正常的。”

    “哎,只能這樣想了。李烏,你說這事如果只是普通的惡作劇,如果那家伙也不是虛無教的人。那我會不會被定個擾亂治安,占據警用資源的罪,然后被抓進牢里啊?”

    說著,房東大嬸看了眼外面集結成隊伍的警察,心中一下子就虛了。

    顯然,這才是她擔心的地方。

    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警察匯聚一團,一看就是大手筆,大案子才有的風格。

    這要是最后結果沒讓警察們滿意,她可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特別是現在,她發現這案子似乎和虛無教,沒什么關系……

    看著房東大嬸滿臉擔憂的模樣,方義忍不住搖頭失笑。

    再度安慰了兩句,讓她放寬心后,方義回到家中。

    先查看了一下家里情況,確認沒有人進來過后,方義打開新聞看了起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连码专家两组三中三 信誉棋牌客户端 幸运28平台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定牛 山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合法吗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金牛棋牌新版本下载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