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码专家两组三中三|出尽特与连码是什么肖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章 爭吵

作者:雨后不帶刀字數:2443更新時間:2019-02-16 18:59:13
    下午放學后,在一群意味不明的目光中,水野空提著書包,海部紗依然如跟屁蟲一樣在后面伴隨著。

    對于海部紗的行為水野空沒有什么不適的地方,有些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像是羊群中的羔羊,怯懦柔軟的同時又會不自覺的跟隨頭羊,即使前方是懸崖,但依舊會默默的跟隨頭羊,哪怕掉入深淵。

    在長期被霸凌中,海部紗沒有半分的安全感,活像一只被拋進狼群中的羊,終日生活在霸凌的黑色恐怖中,要是沒有水野空的突然爆種,這種默默承受會一直伴隨著她整個高中生涯。在看到希望,而且這希望就在自己的身邊時,海部紗本能的跟隨在希望的身后。

    水野空也樂得自己身后跟著海部紗,要是自己不幫助海部紗,全班所有人的霸凌都會集中在她的身上,他不是圣母一樣的人,但也不是會坐視她人受欺負的行尸走肉。江湖遍地賣裝備無彈窗

    “水野同學,你不是應該……走那邊,上電車的嗎……”海部紗攥著書包,小心翼翼的問道。

    雖然在班級里默默無聞,但其實她一直默默的關注著眾人,記憶著大家的名字和喜好,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何要這樣做,可能是因為孤獨的人總是善于觀察。

    “不了,走回家強身健體。”水野空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但其實是因為這樣走回家能剩下通勤費用。

    龐大的胃口讓水野空不得不開源節流,而且有必要換一份打工工作了,在便利店打工的微薄薪水在刨除房租后,剩下的錢最多讓他每天吃個三分飽。

    “走這邊,咱們兩個正好順路嗎?”水野空指向了北邊的路口。快穿女配生存計劃無彈窗

    “嗯。”海部紗的聲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在叫,“不……不……還是別一起走……”

    要是放學后還走一起回家,在外人眼中不就跟男女朋友一樣了嗎?

    還是不要給水野同學添麻煩了吧。

    “什么?”

    “啊,沒……沒有。”

    水野空接過了海部紗手里的書包,份量比自己的書包還要重,不過這也正合了他意。沒有火影里鍛煉體術的負重裝置,就用書包湊活一下吧。

    跟在水野空的身旁,海部紗整個人紅的就像是從鍋里撈出來的大蝦,也就是一直低著頭看不到臉上的紅暈,要不然水野空能把她的臉和天邊的夕陽紅混在一起。

    海部紗踟躕著步伐,手腳拘謹,宛如一個提線木偶,走著走著就同手同腳的順拐起來。糟糠無彈窗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腳步凌亂的快走了幾步后順拐不光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嚴重起來。

    完了,這幅糗樣要是被水野同學看到了怎么辦,他肯定會笑話我,不,是在內心里笑話,被別人笑話到沒有什么,但要是被水野同學笑話了還不如當場去世!

    她氣惱的重重咬了牙關,干脆雙手一起握緊了書包,這樣看起來看起來雖然不順拐了,但走路間還是感覺不協調,每一步走的都太精準了,肌肉緊繃著。

    “海部同學,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聽到水野空的話,海部紗差點嚇得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她慌亂的說道:“沒有,沒有。”

    機械似的走了十多分鐘,海部紗的身體關節有些僵硬。林間谷雨

    “我……我到家了。”海部紗快走了幾步,轉過身對水野空鞠了一躬,“謝謝你,水野同學……”

    “啊,不用客氣。”水野空不知道這小姑娘為什么要謝自己。

    雖然不清楚,但接受就行了。

    接過書包,海部紗跟逃難一樣向前跑著,在進入一家料理屋前還揮了揮手道別。

    “海部料理屋。”水野空揮著手抬頭看著料理屋上的招牌。

    直接用姓氏做招牌,看來海部同學家里是做餐飲行業的啊。

    水野空瞧了一眼后正要離開,卻皺著眉頭停下了腳步。

    料理屋中傳出了爭吵聲。

    剛跑進去的海部紗突然被扔了出來,那重量絕對不輕的書包隨即砸在她的頭上,猛地將她的半邊臉與地面嗑在一起。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品目錄

    “小紗,小紗。”一個穿著料理服的女人從店里跑了出來,半跪在地上想要扶起海部紗。

    “你們……你們兩個臭婊子,我不在……不在……你們是不是活的很滋潤……有沒有每天晚上找不同的男人……母女兩個一起……”一個醉醺醺的男人提著酒瓶踉踉蹌蹌的從料理屋中走出來,“媽的……把我趕……還吞了我的錢……”

    話還沒說完,他把手中的酒瓶對著母女兩人扔了過去。

    但由于醉的厲害,所以準頭一點點都沒有,酒瓶擦著兩人砸在了地上,碎濺起的玻璃片砸在母女兩人身上。

    “啊!”

    醉酒男罵罵咧咧的向前走著,一腳踹在女人的身上,雖然沒有踹到海部紗,但卻把海部紗嚇得慘叫起來,在學校里被欺負了那么多次,海部紗也從來沒有嚇得大叫過,最多只是默默啜泣。

    “媽的,我打死你們……”醉酒男揚起手掌就要扇向海部紗,“還有你這個小婊子……”

    海部紗胳膊護著頭,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這男人打了,只要忍一忍就會過去,也不是第一次周圍的鄰居看見了,但是,希望水野同學走的遠一點,不要看到自己現在難堪的模樣。

    海部紗的希望注定落空了。

    “沒事吧。”

    水野空不知道什么時候竄了過來,用手抓著醉漢揚起的胳膊。

    海部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看到水野空的眼神里有溫柔,她只在媽媽身上看到過的溫柔。

    “你這混蛋是誰!媽的!”醉漢沒想到還有人不長眼的來制止自己,他晃著手臂,喝的渾濁一片的眼神看著水野空,“穿著和那小婊子一樣的校服,好啊,好啊……是那小婊子的姘夫!我怎么就生了這樣一個賤種!”

    醉漢看向了地上的母女二人:“和她媽一樣就是個騷貨!”

    說完他作勢還要吐一口口水。

    聽著他接二連三的辱罵,水野空早就忍不住要動手,眼見要吐口水了他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還沒吐出的口水和痰被一巴掌打回了肚子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连码专家两组三中三 如何炒股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国际股票指数纳入标准 股票融资怎么做t 0 上班炒股 股票融资协议书 怎么买美国股票指数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宏观经济分析 上证指数新浪财经 青岛啤酒股票